<small id="f1lhb"><delect id="f1lhb"><del id="f1lhb"></del></delect></small>

    <blockquote id="f1lhb"></blockquote>

      1. <ins id="f1lhb"></ins>
        <var id="f1lhb"></var><thead id="f1lhb"></thead><var id="f1lhb"></var>

        史玉柱的傳奇人生

           在2011年《征途2》的發布會后,史玉柱大概有2年沒有接受公開采訪。在《仙俠世界》的發布會現場,再次看到史玉柱,依然是標志性的紅色上衣白色褲子,但卻給人一個強烈的感覺,史玉柱變了,而具體是哪兒變了,卻又很難描述清楚。

         
          “你發現了嗎?史玉柱沒戴墨鏡。”旁邊有媒體小聲說道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媒體對于史玉柱來說是一個很復雜的群體,最早做腦黃金、巨人大廈的時候,媒體對他進行了追捧,而巨人大廈失敗時媒體則是鋪天蓋地的指責。曾有人評價過史玉柱在某種程度上“成也媒體敗也媒體”,這也是史玉柱后來變得害怕媒體的原因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史玉柱東山再起后,一直保持低調狀態,基本與媒體絕緣。不過到了2007年巨人網絡在紐交所上市,史玉柱不得不出來宣傳造勢。這時候的史玉柱還不太適應與媒體溝通和重回大場面,所以前幾次的發布會中,無論是臺上演講還是臺下與媒體的溝通,一副大大的黑色墨鏡就成為史玉柱的標配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由于沒有過多眼神的交流,加上史玉柱本身的靦腆,讓媒體興奮地沖著這一傳奇人物而來,而又略有失望地離去。一板一眼的回答,話語不多并且沒有太多所謂的“猛料”,讓“采訪史玉柱”變成了一套流程化的公式,而且史玉柱基本很少接受一對一深入的專訪,媒體對群訪的興趣大減,因為“也說不出什么有意思的事情”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那個時候史玉柱出場,身邊總會好幾個彪形大漢做保鏢,每次采訪一結束,保鏢們就前呼后擁著史玉柱迅速離開。史玉柱離開的時候我沖上去邀請他開微博,戴著墨鏡的史玉柱靦腆一笑,說考慮考慮,我還來不及接話就被保鏢攔在數米之外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不過這一情況在2009-2010年有所改變。雖然史玉柱依然經常戴墨鏡出席在發布會場合,但在與媒體溝通的時候,已經可以摘去這層防護。有媒體回憶一次在三亞對史玉柱的采訪,史玉柱光著腳丫子就走了出來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從3年前開始慢慢退居二線,史玉柱已經有2年沒有出來接受媒體采訪。這次在桂林為《仙俠世界》召開的發布會上,沒有戴墨鏡的史玉柱突然變得不那么靦腆,甚至有些健談。因為與發布會主持人李佳明是多年朋友,宣布將離職的史玉柱有點high,甚至將沒喝完的啤酒倒在了光溜溜的腦袋上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會后與媒體溝通的史玉柱,不再像以前那樣死板的一問一答,甚至開始主動向外表達他對一些事情的看法,甚至對待一些話題主動去爭辯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比如澄清他并不是靠營銷宣傳,外界對他有誤解,他說腦白金其實是一種營銷技巧,只在春節中秋節集中宣傳,所以讓外界認為是營銷轟炸,對于腦白金的效果,他則舉例他一直天天吃腦白金,如果不信可以從酒店房間里拿出來給大家看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而這次溝通的話題也首次延伸出了游戲行業,史玉柱談到了他對銀行業及民生銀行的看法,甚至談到了他對媒體的看法——媒體還是好人多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在媒體溝通會結束,史玉柱沒有像以往一樣匆匆被簇擁著離開,而是在現場媒體的要求下,像一個旅游景點一樣很配合的與媒體合影,畢竟他也說了這樣一句話,“以后你們很難見到我了,拜拜了”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媒體們在一起有時候喜歡八卦這些業界大佬的星座,史玉柱則是典型的處女座,最重要的特征就是追求完美,這種性格在工作上的反應則是事無巨細事事躬親。無論做腦白金、網游還是投資民生銀行,史玉柱都是帶領團隊深入到一線實地調查。而讓巨人上市的《征途》,更是連服務器更新的公告,都經常出自史玉柱的手筆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那個時候跟著史玉柱做網游壓力很大,被譽為史玉柱門徒的紀學鋒就曾經因為史玉柱的一個細節要求,連夜修改游戲到凌晨5點,但在凌晨7點又接到了史玉柱的電話,于是爬起來繼續修改游戲。而這只是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場景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曾經有人評價過,世界上有兩個人最了解用戶,一個是喬布斯,一個是史玉柱。喬布斯是把用戶的潛在需求挖掘到極致,他能告訴你連自己都不知道的需求,而史玉柱則是把人性的貪婪和虛榮發揮到極致,利用這些做商業模式,這里最大的體現就是鼓勵人競爭和打斗的《征途》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不過與70、80后這批互聯網從業者相比,史玉柱已經是“老古董”級別的人物,他也坦言因為思想“固化”而犯了很多錯誤,比如感情用事地將游戲道具免費,而傷害了很多人民幣玩家的感情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另外史玉柱也信“命”。當年史玉柱倒在“巨人大廈”項目上,在網游《征途》成功后,史玉柱又親自帶項目主導研發了網游《巨人》,不過這款游戲卻做失敗了,巨人內部也探討了許多原因,比如游戲設計不合理等等,但史玉柱在《巨人》上花的精力比《征途》多很多,他認為這就是“命”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這件事情給史玉柱帶來了挫折感,加上好友馬云“互聯網需要交給年輕人”的“忽悠”,史玉柱開始慢慢退居二線,后來的《綠色征途》、《征途2》都交給紀學鋒這些年輕團隊主做,新團隊會注重各方利益的平衡,史玉柱會把關和指點,但不再會主導項目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與用強大的文化構建阿里巴巴的馬云不同,巨人早期的文化略顯蒼白。你的老板給了你一份工作,讓你賺到了錢,你應該對老板和公司有一顆感恩的心。這是跟著史玉柱從腦白金、黃金搭檔走過來的高管的心態,也是那個年代創業人的共同特色,哪怕是軍事化的命令管理,他們都會絕對的服從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但在互聯網行業的年輕人們并不是這么想,人性化可能是他們更多的需求。在巨人上市以后,曾有段時間出現了大批的員工流失,這些流失并不是因為競爭對手挖角,更多是主動離開。巨人后來在內部做了一個文化建設調查,問題是你認為巨人的企業文化是什么,結果大部分人的答案是賺錢和不知道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此后巨人開始加強企業文化建設,包括提高薪資福利以及加強員工關懷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當時巨人要搬到偏遠的松江,很多員工不愿意去,于是搬到松江之前,巨人就定期組織員工去松江考察,而松江的設施確實很完善,連一個洗手間的拉門都用的進口材料,包括巨人給搬到松江去的員工補助很高,甚至高于當時網易編輯部從廣州搬到北京的補助費用,不少開始不愿意去的員工后來都高高興興去了松江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巨人開始建立起自己的一套文化特色,雖然史玉柱依然是公司最重要的精神領袖,但其個人風格的烙印已經減弱不少,巨人員工流失率也變得很低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在2天前《仙俠世界》的發布會上,有媒體八卦問起史玉柱“迷信”的問題,因為史玉柱無論在哪兒出現,經常都是一件紅色的上衣,一條白色的褲子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面對這樣奇怪的問題,史玉柱也進行了正面回答——這是他媽媽本命年給他買的,他覺得穿著挺好,所以就一直穿紅衣服了,至于偶爾會出現的白色上衣,則是之前買的,慢慢穿到不能穿了,就全都是紅色上衣了,甚至細數他有20多件紅色的衣服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他的回答引發現場媒體的笑聲,氣氛非常融洽。那個以前只會拘謹地“ging”在那里、戴著墨鏡的史玉柱去哪兒了?
         
          在巨人內部員工看來,史玉柱這樣的變化開始于他的退居二線。因為不在主導游戲,不用因追求完美而糾結,史玉柱緊繃的神經“松”了下來。而這樣的變化還要得益于他后來交的一幫朋友,當然這里面角色很重要的就是馬云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同樣被外界經常“神化”的企業家,史玉柱認為他和馬云有許多相似的地方,比如雖然大家看到了成功的風光,卻看不到成功之前所經歷的不容易,頗有“惺惺相惜”之情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馬云對史玉柱影響有多少大?早期史玉柱曾對巨人的定義是要做“百年老店”,很熟悉對吧,是阿里巴巴的愿景。現在史玉柱退休是因為“要把互聯網讓給年輕人”,這也是馬云告訴他的,讓他不能老賴著那個位置不走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在業務方面,馬云曾和史玉柱同時看上了51.com,但馬云認為51和巨人的發展更加契合,所以退出了競爭,但現在看起來這對巨人是一筆失敗的投資。不過馬云拉史玉柱等人一起做的云峰基金,則在投資搜狗上賺了不少錢,也算是彌補了巨人投資51的損失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同樣是馬云這幫朋友,經常拉著史玉柱到處走動,讓以前很宅、幾乎從來不參加聚會、論壇的史玉柱也變得活躍起來。另外一個契機則是,史玉柱新浪微博的開通,讓他也有機會在外人面前表達更真實的一面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以前巨人推《萬王之王》的時候,曾經請來范冰冰做代言,當時的史玉柱和范冰冰站在一起,整個人表現的很僵硬,都是范冰冰找話題緩和一下尷尬的氣氛。這次《仙俠世界》請來了戚薇做代言,第一次與戚薇見面的史玉柱變得會“溝通”了很多,能主動問一些“第幾次來桂林”、“喜不喜歡玩游戲”這樣的暖場問題。
         
          對于史玉柱來說,退休后的工作將很輕松,又“宅”又“烏龜”。經常做公益的史玉柱經常以粉絲數來捐款,現在他要兌現最新700萬元的承諾,用他的話來說接下來需要在公司內部“化緣”,然后開車再去一趟青藏,邊做公益邊玩,才是最好的生活。
         
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評論

        發表評論

        登錄名   密碼 (游客無須輸入密碼)
        驗證碼  
        金牌企業博客

        有問題,請聯系我們

        极速赛车软件